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www.01918.net新闻 > 正文www.01918.net新闻

元宵将至,超9成市民愿成“弃炮族”

时间:2018-11-5 16:53:33来源:www.01918.net作者:admin点击:382 次
元宵将至,超9成市民愿成“弃炮族”   晨报记者 倪冬 葛志浩

    躲过爆竹的狂轰乱炸,不再被PM2.5层层包围,做名“弃炮族”,春节前,晨报为此发出倡议。来自消防、环卫等部门的统计,这个倡议得到了大量市民响应。徐汇消防中队除夕夜过得很太平,下午5点到初一凌晨2点,竟没有接到一起火警,队员们史无前例地完整地看了一次春晚。一名环卫工人说,今年大年初一他比往年多睡了将近3小时。

    与此同时,面对将至的元宵节,来自晨友会网站415位读者的调查显示,超9成市民打算对燃放说“不”,愿意加入“弃炮族”。

消防中队:14年来第一次看完整春晚

    徐汇东安消防中队,位于东安路零陵路口,守护着周边10平方公里的消防安全,有45名指战员,4辆消防车,包括3辆常规灭火车和1辆53米的云梯车。像这样的消防中队,全上海有115支,东安中队在中心城区算是中等规模。

    每年春节,上海消防都要备战备勤,尤其是除夕夜、年初四晚上和元宵节这3个传统烟花爆竹燃放高峰时段。但今年,东安中队却有了不同寻常的备战经历。

    除夕夜当天下午5点开始,根据二级战备的规定,指战员们必须穿好厚重的战斗服,随时准备去扑救火灾。当晚备勤,大家围着一台电视机看春晚。一个在东安当了14年消防兵的士官说,这十几年,他还从没完整地看完过春晚。因为除夕夜至年初一凌晨,总会有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引发的火警。

    但今年,这个惯例被打破了。

    “除夕下午5点到初一凌晨2点,没发生一起火灾。一直到凌晨4点多,才接到一起火警,但与燃放烟花没关系。”28岁的指导员张伟说,服役5年,他也是第一次完整地看完了春晚。

    据市消防局事后统计,2月13日至14日,本市26个小时内共发生居民阳台火灾45起,占同时段火警总数的31.7%。这些发生火灾的居民阳台基本都在10层以上,大都堆放了杂物,且不少阳台是因为门窗没关紧,最终给了飞来的烟花爆竹以可乘之机。

    “从放爆竹的声音来看,感觉上比以前少多了。”张伟笑着说,“鞭炮放得少是好事,希望以后也能完整地看完春晚。”

环卫工人:“弃炮”让他多睡了3小时

    鞭炮声后,往往是本市无数环卫工人集中劳动的时段,而今年不少人的“弃鞭炮”举动,为那些辛苦的城市清道夫减轻了不少压力

    今年37岁的王龙来自安徽阜阳,负责黄浦区外滩街道区域清扫。他18岁那年来沪,至今已在这里度过了将近20个春节,大年夜都在上海,和同事们一起守候着人们新年庆祝完毕的那一刻,清理残留在地上的那一堆堆垃圾。

    不过,今年不一样。云南南路也好,人民路盛泽路路口也罢,这些过去大年初一的爆竹屑“高产地”现在变得相对干净,于是,0点30分开工,1点半王龙就和同事们一起收工了。一边回味着开工前看的春节晚会,一边相互告别回家睡觉。虽然只能比以往同期多睡3个小时,但这种幸福的感觉却是无可替代的。

    王龙所在的班组共104人,属于外滩街道地区508名一线环卫工人的编组,该班组主要负责西藏路到中山路以及人民路到延安路这片地区的垃圾清扫。今年大年初一凌晨0点30分,他和同事们准时出发,前往各个烟花燃放点打扫,但与以往不同,由于今年烟花爆竹的燃放量明显减少,原先预设的十几个垃圾装运点,最后发挥作用的只需要5个,其余预设点都被自然取消了。

    “去年大年初一,外滩街道的垃圾量超过了10吨,今年估计只有7吨,这和烟花爆竹屑减少有直接关系。”王龙说。

    与此对应的是,本市市容环卫部门统计数据显示,今年除夕夜至年初一,市区清除烟花爆竹垃圾约700余吨,较之去年同期900吨左右有所下降。而从春节长假七天的垃圾清运处置情况来看,来自环境实业的数据显示,本市在末端处置点累计处置生活垃圾58485吨,总量同比去年增长5079吨。

小区居民:“少放一点,少污染一点”

    昨天,长宁路1818弄上海花城,一幢居民楼前贴着A4纸打印的安全警示:“2月14日小区内发生火灾,由于居民的不文明燃放烟花爆竹导致,元宵节将至,请在规定区域内……”

    告示里所说的火灾,就发生在这幢楼的14楼,整个房间几乎都付之一炬。房间的防盗门已被破拆,临时用木门锁了起来,旁边贴着一张“封闭火灾现场公告”。

    邻居们说,房东远在国外,发生火灾时,租客又刚好去旅游了,房间里没有人。“明火是从阳台开始烧起来的。”13楼的业主许先生说,物业发现起火后,曾敲开他家的房门,希望能爬上去灭火,但因为太危险只好放弃。消防队赶到后,破拆了防盗门,扑灭了明火。

    但因灭火需要大量出水,许先生家也遭了水患:“没办法,总归要先灭火。”

    昨天,许先生家依然一片狼籍,当天主卧的天花板“漏水漏得像瀑布”,至今床垫还立在客厅里,被子也搭在躺椅上晾着,初五忙到现在就没停过。因为过水,他最担心的,还是家里的电线、电器。

    那么,究竟是谁放的烟花,引起了这场火灾?

    许先生说:“派出所还在查,物业应该能找得到吧。”

    如今,谈起对烟花爆竹的态度,两鬓已有些斑白的许先生顿了顿:“过年我也放鞭炮的,就是几百响的那种,不过今年放得比以前要少,这要说实话,不放感觉没气氛,但是我不放烟花,觉得太危险。”“但物业既然划定了燃放区,就得好好管,不管就是失职了!”

    说起为什么今年放得比较少,他认为:“为了空气,少放一点,少污染一点。”

烟花商家:零售额下降了两三成

    黄先生,在上海做烟花生意,已有15年。

    1999年,他在包头路307号开了一家自行车专卖店,兼营烟花爆竹。

    2010年下半年,他又在控江路660号盘下了一家店,专营烟花爆竹。因为这里此前有一家经营了10多年的专卖店搬走了,他刚好填补了市场空白,生意还过得去。“30多平方米,一个月租金就要8000元,加上员工工资4000元,平时很多时候是略亏的,只有5月、9月、10月相对还可以,一年就指望着过年能赚一些。”黄先生说,但今年的零售额比去年却下滑了三成多,而且包头路的店也下滑了两三成。

    他这些天左思右想,觉得包头路店下滑是因为周边大卖场多,烟花销售点比较多的缘故,控江路店下降则是因为现在“提倡环保,放鞭炮的人比以前少了”。

    在家得利等超市售卖烟花的郎先生则认为,烟花爆竹零售下降,与现在青年人过节的观念有关:“中年人可能还会觉得过年放点鞭炮比较有气氛,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这种观念了。”

    负责全市烟花爆竹批发的上海金麒麟鞭炮烟花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也证实,初五至今,公司开始陆续把内环线以内烟花爆竹零售单位没有卖完的货进行回收,初步估计比去年零售量要下降2成左右:“内环线以外不少长期经营的烟花爆竹的零售单位今年可能要亏本,因为这些烟花是不回收的。”

    该工作人员表示,几年前,金麒麟也曾尝试过寻找传统烟花爆竹的替代品电子鞭炮,却遭遇了滑铁卢,基本上没卖掉过:“跟传统的鞭炮还是有差距,而且放的时候还得扯一根电线,如果能找到好的替代品,我们今后也会考虑引入。”

    0
Copyright © 2013-2016 www.01918.net 版权所有